南昌一老人37年不间断收藏高考试卷

2022年11月1日 by 没有评论

不过这对甘福保并没有很大影响,数学才是他的专长。许多学生家长见他研究了这么多年高考数学试卷,纷纷找上门来讨教。

“他们可想错咯。”甘福保随手拿起一份数学试卷说,“我买了试卷后都要做一遍,做了这么多年试卷,我发现了一个特点出题人在不让你猜到考什么题上下足了功夫。想押中题?呵呵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不过他发现,人们一直挂在嘴上的素质教育,倒是在试卷上体现了出来。“几年的一份高考数学试卷中,竟然考到了税法的计算。”甘福保对此不无惊诧。在他的眼里,数学总被认为是大而无用的东西,数学题目总是泛泛而谈,没有实际作用。可那次,数学响应了素质教育的号召落到了实处,这让他十分意外。

此外,他发现不断有契合社会热点的题目出现在高考试卷中,“载人航天出现在了物理试卷,该帮助他人还是袖手旁观出现在了语文作文”甘福保看到高考越来贴近生活,不禁唏嘘了起来,“当年因为考生水平参差不齐,高考只考基础,完全是矮子里面拔高个;现在不一样了,题越来越难,量也越来越大,是在优秀的人中间挑选最棒的人了”。

甘福保感触最深的是,1977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高考作文泛政治化的倾向比较明显,和当时的形势结合得比较紧密。比如《抓纲治国两三事》、《知识越多越反动吗》、《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》等题目,都打上了深深的政治烙印。而如今,更多的是让考生根据一段材料来自拟题目,考验的是学生的思维发散力。

“我很少会去写作文,一般只是看看而已。”甘福保坦言,不过,他仍能记住一道作文题《雪化了,是什么?》。“我当时觉得特奇怪,雪化了不就是水么,这还用考?”后来,这个命题作文成为当时的热门话题,考生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。有说是水的,有说是水蒸气的但有一个答案特别引人关注雪化了,应该是春天。这是一个让甘福保始料未及的答案。

经济学家、南华工商学院院长易江则表示,高考作文从过去“有意义”的讲砺志、讲宏大叙事、讲历史事件评价、讲诚信、讲个人责任等内容,转为了讲品位、讲情趣、讲格调、讲知识性这样“有意思”的话题,作文选题的人文色彩越来越重。

虽然有人批评高考制度,称其让考生陷入了茫茫题海,扼杀了才华,但甘福保认为,高考制度仍是目前最公平的选拔人才的制度,“问题的关键不是好与不好,而是是否有比高考更符合国情的选拔制度?”

甘福保:广播里说要恢复高考了,我一下子就惊呆了,眼泪一涌而出。我跟工友反反复复地说一句话:这下有希望了!当时那种情况,有点像在黑夜里走路,四面全是黑的,什么东西都看不见。恢复高考这个消息,相当于前头突然冒出亮光,当时没有别的念头,只想着赶快蹦到那儿去。

甘福保:对的。1977年恢复高考对我们来说太难得了,整整迟到了11年,那时我已经30岁,差点因为超龄与高考失之交臂,为了缅怀这份激动,我每年都去买回一套高考试卷,久而久之就成为习惯了。

甘福保:大家对于很多东西的观念太不一样了。比如对高考的重视,这个价值观完全不一样:高考的恢复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所以我认为高考必须存在,还要让大家了解高考的变迁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